“哇,你们这也太皮了,我特么看一个绝地求生直播,竟然看石更了。”
 
    “色情主播,顺手……关注了。”
 
    苏小沐看着弹幕如此‘污秽不堪’,顿时面露不喜,楚生见状忙煽风点火道:“看吧,我都说了看你直播的这群水友一个个人面兽心,这回全都暴露了吧!”
 
    “哇,大舅哥这一波就很皮了,人面兽心这个词用的很好,简单来总结一下就是两个字——楚生!”
 
    “我们是人面兽心,大舅哥是丧心病狂啊,连萌新都骗,还玩弄人家的感情不负责,连死后遗产都要毫不留情的抢夺,实在是人心薄凉。”
 
    “e,楼上这么说好像没有问题,无法反驳。”
 
 第44章:大型春运抢票现场
 
    楚生扫了一眼弹幕,忽然传来一阵急促的全自动4扫射的声音,眼前后背全露的人顿时就倒在地上,就好像被开水滚过的猪,死透了。
 
    楚生还在埋伏,没有一丁点要暴露的架势。
 
    这个手持4的lyb也试探了很久,这才奔奔跳跳的跑过来舔包。
 
    “有一个对真相毫不知情的男人,将他的后背露给了一个隐藏在黑暗中的神秘男子。”
 
    “神秘男子嘴角已经扬起了笑容,他要干什么!他有什么企图!”
 
    “神秘男子忽然掏出了什么东西,对着毫不知情的男人射了过去,啊一库!”
 
    楚生出手,一弩爆头!
 
    这个已经化成盒子的家伙怎么也想不到在身后竟然还藏着一个人,更让人气愤的是这家伙居然用的是十字弩!
 
    楚生从阳台一跃而下,顺手切换成s686,美滋滋的从两人身上舔了一大堆的急救包和能量饮料。
 
    “哦,对了。”
 
    楚生说罢扔掉了自己的十字弩,换上了满配4,随后把地上所有的556子弹全都装走,正当水友们准备说楚生不守信用连水友都骗的时候,楚生又重新回到楼上,找了个犄角旮旯将枪和子弹全部藏起来。
 
    “就算我不用,也不能资敌啊!”
 
    楚生的这个举动让所有人吐血,齐骂道:“哇,这一手是真的畜生啊!”
 
    回去捡回心爱的s686大宝贝,楚生心满意足的朝g港沙滩跑去,他记得在来之前的一排房子里,好像还有一桶汽油,当时因为没背包所以没有捡,这一波就美滋滋了。
 
    到屋子里搜到汽油,楚生一路朝着沙滩奔袭,这时候距离第一个毒圈收缩只剩下不到一分半钟。
 
    受到楚生的影响,在整个g港,只有集装箱前面的一辆吉普车,以及沙滩上唯一一辆快艇。
 
    正当所有人都以为楚生要开船直接走的时候,只见他先上了船,然后把船往前开了有十几米距离,然后直接跳下船躲在船头,依靠第三人称视角不断朝岸边张望。
 
    “大舅哥不走这是在干嘛呢?”
 
    “这时候就轮到我名侦探柯西出场了,大舅哥怕是又要皮一波吧,等很多人都跑过来抢船的时候,争夺激烈的时候再上船扬长而去,怕是沙滩边的人心态都要爆炸。”
 
    “哇,楼上这一理有理有据,不愧是名侦探柯西。”
 
    “大舅哥这一手也太贱了吧,我反手就是一波鱼丸送上。”
 
    似乎果真如直播间里的观众预料的那样,楚生一直躲在船头。
 
    因为快艇的面积很大,楚生又是躲在船头的位置,所以从远处跑过来的人根本看不到楚生的存在。
 
    而集装箱前的那唯一一辆吉普车,在交火中被破片手榴弹给直接引爆,陆地唯一的交通工具没有了,几乎是g港上城区和下城区的所有人,都在互相卡着位置,朝海岸边移动。
 
    楚生游在水里,只露出一个小脑袋,通过左右视野看到了第一批赶到岸边的人。
 
    这几个人过马路后想要直接冲过来,谁先抢到船谁就有了活下去的希望。
 
    在跑动中互相卡位,反正就是惨烈到不行。
 
    什么烟雾弹、破片手榴弹、枪声不绝于耳。
 
    楚生在海里假装死人,默默观看着一年一度的春运大片。
 
    船就一艘,想要回家那就抢票吧!
 
    前面海滩上打的激烈无比,好不容易决出一位胜者,拖着残血的身子,连药包都顾不上打,眼看距离海边就只剩下十米的距离,突然远处一声98k的声音响起,唯一的生还者头上爆出一大片绿油油的和谐之血,随后直接倒栽葱似的倒在了地上。
 
    楚生就像个旁观者一样在水里品评。
 
    “啧啧啧低分段也是有高手的嘛!你看这一枪98k,少说也有一百五十米的距离,一枪爆头实在是太血腥啦!”
 
    “第一轮的表演已经结束,该第二轮表演者上场了。”
 
    要是这些争死争活的玩家知道在楚生眼中,他们就是一些上台表演的人,肺估计都要气炸,就算不气炸也起码得像是癞蛤蟆的腮帮子那么鼓。
 
    哇,我们拼死拼活的求生,你特么泡在水里看戏,兄弟你怕是欠太阳哦!
 
二十五个人了!”
 
    “头皮发麻,整个沙滩上全是盒子,这种盛况怕是很难再见到了。”
 
    “面对如此一场惨无人道的灾难,此刻我们的肇事元凶正在海里泡澡……”
 
    “要我是这群人,此刻怕是牙都咬的嘎嘣作响了。”